首页[赢咖3注册]首页【主管QQ:6008777】欢迎咨询,待遇一步到位!

  11月11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((2020)沪0104执1977号)显示,女装品牌新疆拉夏贝尔603157股吧)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拉夏贝尔”)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,执行程序终结。执行裁定书落款时间为2020年11月6日。

  而在此之前的11月5日,拉夏贝尔还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《关于聘任总裁的议案》,同意聘任章丹玲为公司总裁,任期自董事会审议通过日起至第四届董事会届满日止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公司近一年时间第四次更换总裁。

  除此之外,拉夏贝尔近两年业绩也持续大幅下滑,大规模关闭门店以期自救。在此之前,发现网就相关问题向拉夏贝尔发送采访函询问,但截至发稿时,尚未收到对方回复。

  官网资料显示,拉夏贝尔创立于1998年,是一家定位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多品牌、全渠道运营的时装集团。2011年,公司启动了改制,成为了股份制公司。2014年,公司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。2017年,公司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。

  11月11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,裁定书显示,申请执行人上海靖皓纺织服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”靖皓纺织)于2020年6月9日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,要求被执行人拉夏贝尔、诺杏(上海)服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诺杏服饰”)支付货款共计1964344.94元及利息等。

  并且据执行裁定书显示,因被执行人拉夏贝尔经营不善,目前在法院有几十起被执行案件,执行标的数亿元。在执行的过程中,法院已查封拉夏贝尔持有的38件商标,另查封了其持有的上海拉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微乐服饰有限公司、上海优饰服饰有限公司、诺杏(上海)服饰有限公司的相关股权,但目前不具备处置条件。

  另外经法院通过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、银行、车辆、证券等部门查询,拉夏贝尔和诺杏服饰的银行账户均已被其他案件冻结,现无可供执行的财产。

  上述情况已告知申请执行人靖皓纺织,申请执行人也无法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情况。因未履行义务,法院已对拉夏贝尔法定代表人邢加兴、诺杏服饰法定代表人邢坤妹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,并在其他案件中对段学锋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。

 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裁定,现因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,本案不具备继续执行的条件,本次执行程序亦无继续的必要,应予终结。

  此外,据企查查显示,拉夏贝尔名下已有63条被执行人信息,历史被执行人信息33条,仅今年10月21日一天的执行标的就超5000万元。

  除了资产被冻结,拉夏贝尔高层人事也频频变动。11月4日晚,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《关于聘任总裁的议案》,同意聘任章丹玲为公司总裁。并称章丹玲女士在公司任职近二十年,对公司经营模式及内部管理非常熟悉,由其担任总裁符合公司现阶段实际情况。

  而在此之前拉夏贝尔的总裁一职自上任总裁离职后,一直处于空缺状态。本次换人也是拉夏贝尔在近一年的时间里第4次更换总裁。

  发现网记者查询资料得知,2019年10月,拉夏贝尔董事长兼总裁邢加兴申请辞去总裁一职,由于强接任。而在今年的2月25日,拉夏贝尔又突然宣布,于强因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及精力在其自身的业务上,辞任公司执行董事、总裁等职务,邢加兴重新被委任为公司总裁。同年4月,拉夏贝尔再次宣布邢加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,其副总裁尹新仔升为公司总裁。在8月中旬,公司公告再次披露尹新仔也辞任总裁一职,这距离其上任尚不到4个月的时间。

  除了总裁一职频繁更换,拉夏贝尔多名高管也先后辞任。2020年半年报显示,王文克及芮鹏于2月申请辞去拉夏贝尔董事及独立董事职务;沈佳茗3月辞去拉夏贝尔首席财务官职务。拉夏贝尔的管理层持续动荡。

  财报显示,2020年拉夏贝尔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.41亿元,同比下滑69.75%;净亏损达7.83亿元。

  与此同时,拉夏贝尔还在财报中披露,前三季度公司共关闭3510家门店,占去年底已有门店数量的64.34%。

  实际上,近两年拉夏贝尔一直深陷亏损的泥潭。财报显示,2018年,拉夏贝尔实现营收101.76亿元,同比增长13.08%。净利润由盈转亏,净亏损15.58万元,同比下降131.24%;2019年,实现营收76.66 亿元 ,同比减少 24.66%。净亏损 22.36 亿元,亏损进一步扩大1258%。

  由于接连两年亏损,拉夏贝尔已徘徊在退市边缘。在今年的7月1日,拉夏贝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此后公司又被调出深港通下的港股股票名单。至此,拉夏贝尔正式“带帽”,股票代码变更为“ST拉夏”。

  此外。财报显示,截至2020年9月30日,拉夏贝尔总资产为48.18亿元,总负债为44.08亿元。即将面临资不抵债的风险。

  在今年上半年,拉夏贝尔还把公司注册地址由上海迁至新疆。专业人士称此举主要是为了取得迁入地政策和资金等相关支持,以拓宽公司的融资渠道,从而缓解一定的资金压力。

  关门店、改名字、换总裁,拉夏贝尔的一系列动作无不在反映其迫切希望扭转亏损的局面。但是市场是否还能对其重新偏爱,需要时间进一步去检验。